旅游政务

贵州遵义市播州区花茂村—— 绿水青山守得住 做优做强乡村游(总书记的深情牵挂——来自贫困乡村的精准脱贫故事)

发布时间:2020-07-20 12:53 来源:未知 作者:贵州旅游地图景点

    党中央的政策好欠好,要看乡亲们是笑仍是哭。若是乡亲们笑,这就是好政策,要对峙;若是有人哭,说明政策还要完美和调整。

    好日子是干出来的,贫困并不成怕,只要有决定、有决心,就没有战胜不了的难题。

——习近平

    一夜霏霏冬雨停歇,远处山峦雾气昏黄。“咯咯咯”,几声鸡叫唤拂晓。

    拎起一袋醒好的白泥,制陶手艺人母先才裹着棉衣来到陶艺馆,为上午的陶艺体验课预备物料;锅碗瓢盆叮咣作响,贫困户彭甫琴早夙兴床做饭,合作社有要紧事等她去忙活;炉火早已烧旺,暖意融融的“红色之家”农家乐里,王治强和老婆正在精心操办待客的食材……

    这里是花茂村,地处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枫香镇,曾是一个没没无闻的贫困村,岑岭时期有3000多人在外务工讨生活。

    “党中央的政策好欠好,要看乡亲们是笑照旧哭。若是乡亲们笑,这就是好政策,要对峙;若是有人哭,说明政策还要完美和调整。好日子是干出来的,贫困并不成怕,只要有决心、有决心,就没有战胜不了的艰巨。”2015年6月16日,习近平总书记到花茂村考查,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带来强劲动力。

    留住乡愁

    “总书记鼓励我传承好传统手工艺,也要护卫好绿水青山”

    “就是这个味,真地道!”厨师吴中明分开枫香镇进城假寓,一晃12年了。此次回镇里供职路过花茂村,他不由得进村溜达。

    安步在石板小道上,随处可见老板屋、土院墙、稻草垛和菜园子,一切都那么天然而亲切,往昔的记忆瞬间被勾起,浓浓的乡愁叫人流连忘返。吃完一桌炒腊肉等特色菜,这位抉剔的食客找回了垂涎已久的老味道。

    5年前,花茂村以艳丽村庄扶植为契机,周全改善水、电、路、气等根蒂举措。按照黔北民居样式,千余栋衡宇凸起小青瓦、坡面屋、穿斗枋等特色元素。花茂村求变,没有大拆大建,而是把村庄作为景区来打造,把乡愁作为文化来经营。

    “经营村庄”的理念从起头就获得贯彻。有取,取的是山水田园一体,山中有田、田中有院;有舍,舍的是私搭乱建,回护村庄整体风貌。

    情况好了,村子美了,前来游玩的城里人越来越多。村里顺势成立旅行公司,带动村民成长村落旅行与特色文化家产。

    “总书记鼓励我传承好传统手工艺,也要回护好绿水青山。”村里开发旅行,母先才嗅到了商机,贷款建起了村里第一家陶艺体验馆,又花8万多元把火窑改为无污染的电窑。土陶罐子也摇身一变,成为旅客争相追捧的工艺品,价钱涨了10倍不止。2018年,陶艺馆欢迎了4000多名体验者,卖出了3000多件产物,缔造利润近40万元。

    2018年,花茂村欢迎旅客达185万人次,旅行综合收入估计高出5000万元,村民人均年收入达1.7万元。

    一地多用

    “在村里干活,顾得上家也赚获得钱,能不高兴?”

    寒潮事后,气温还未回升,一阵凉风袭来,冻得人直打觳觫。

    村里的一个蔬菜基地里,倒是一幅热火朝天的气象:有的村民正挥舞铁锹,从拖拉机上卸载方才运来的有机肥;有的村民忙着开沟筑垄,为莳植下一拨蔬菜打理地盘……

    在党总支书记彭龙芬的记忆中,前些年若是碰到这种天色,村里很难见到人影。“都在围着火炉搓麻将,得比及开春才去干事。”

    改变缘何而起?2014年,花茂村从山东寿光引进一家现代农业企业,建起了智能温室、生态餐厅和生产大棚等举措,采纳地盘入股、平时务工、年关分红的体例带动村民脱贫致富。

    彭龙芬介绍,从2016年起头,花茂村依托这家企业成立了多个农民专业合作社,流转3000多亩地盘成长特色经果林,匡助村民拓宽就业增收渠道。

    打开可视化质量追溯系统,屏幕上显示出实时的蔬菜生长画面。绿动九丰蔬菜栽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何万明告诉记者,这片占地550亩的蔬菜基地,专门用来莳植高品质的绿色蔬菜,亩产值最高可达3万元。

    “在村里干活,顾得上家也赚获得钱,能不高兴?”8年前,丈夫受伤失去劳动能力,彭甫琴一家艰难过活。蔬菜合作社成立后,向彭甫琴伸出援手:天天保底工资80元,再加上地盘流转费和岁尾分红,一年进项约3万元。生活一天天殷实起来,这位朴质农妇愁容渐少,笑声更加爽朗。

    “不克指望所有人都能经由村落远足发家致富,向地盘要效益是农村脱贫增收的基本之道。”枫香镇扶贫办主任刘小慧介绍,花茂村过程招商引资,鞭策绿色蔬菜、精品水果、花草苗木、林下种养等一系列家当成长,促进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。  

    今朝,花茂村仅剩贫困户14户38人,外出务工人员削减到500余人。

    好处共享

    “若是没有花茂村的带动,我的店生怕早就关门大吉了”

    “我只做餐饮,每顿顶多接20桌,得把赚钱机会留点给村里其他人。”天色慢慢暗下来,看着最后一桌顾客买完单,王治强起身相送。

    客人意犹未尽,想要在这里住一晚。王治强连声承诺,却把客人带到了村里的另一家农庄。

    “红色之家”农家乐的生意一向不错,同伙们建议王治强扩大经营规模,但他并没赞成。“只有率领乡亲们配合致富奔小康,才配得上‘红色之家’的称号。”

    印花被、老式木窗、竹制推拉门……“90后”小伙陈义兵在村里打造了一家精品客栈,2018年营业额跨越260万元。

    “总书记在村里座谈时,我就在现场,他叮嘱我们当好致富带头人,领着大伙一路干。”陈义兵告诉记者,本身正与周边农户签定合作和谈,匡助老乡们发卖更多农产物。此外,客栈将拿出20%的股份,分给22名从村里招来的员工。

    “若是没有花茂村的带动,我的店生怕早就关门大吉了。”花茂村往北约4公里,苟坝村村民牟光洪正在腌制一缸大头菜。2014年,苟坝会议会址被打造为红色远足景区,牟光洪家正好紧邻景点。他把房子革新成饭铺,但生意一向没起色。花茂村村庄旅行的蓬勃成长,也点燃了苟坝村的人气,牟光洪的饭铺一年下来稳稳当当有20万元利润。

    一辆辆满载旅客的电瓶车,穿梭于土坝、花茂、苟坝三个村庄之间。农耕文化、田园风光、红色记忆,三者各具特色、交相辉映,配合修建起一条同步小康的村落旅行示范带。

    “脱贫方针已经根基实现,村庄振兴任重道远,花茂村还有很多功课要做。”彭龙芬默示,下一步将继续做优做强村庄旅行、特色文化财产和现代高效农业,起劲将花茂村打造成致富田园、乡愁故园、兴业乐园。

    延伸阅读

    党的十八大以来,贵州省卖力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主要阐述,对峙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成长全局,设立了较为完整的脱贫攻坚政策系统、责任系统、轨制系统、工作系统和社会带动系统,形成了所有工作向脱贫攻坚聚焦、各类资源向脱贫攻坚群集、各方力量向脱贫攻坚聚合的款式。聚焦聚力贫困区域根本措施懦弱这一凸起短板,在西部区域率先实现县县通高速公路、乡乡通油路、村村通公路。把易地搬迁扶贫作为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,对峙城镇化集中安装,以岗定搬、以产定搬,确保到2019年近200万应搬迁生齿悉数迁入新房。精准打好教育、医疗、住房“三保障”硬仗,每年压缩6%行政经费用于贫困区域教育成长,实现贫困生齿根基医疗保险、大病保险、医疗救助、医疗扶直配套跟尾的“四重医疗保障轨制”全笼盖,完成160万户农村危房革新。

    原刊于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1月21日 01 版)



<